暗示**标志能否作为商标申请注册?


要旨:《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规定的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仅指直接描述**的标志,并不包括暗示**的标志。对于暗示**标志,由于其并非相关公众在描述商品或者服务特点时所常用的直接描述方式,具有较大的选择空间,故将其注册为商标不会影响相关公众对于商品或者服务特点的描述,也就不属于《商标法》规定的禁止作为商标注册的范畴。
案情简介:2009年8月28日,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老窖公司”)在33类“白酒”商品上向商标局申请注册“酿艺”商标。2010年8月19日,商标局以“该商标的文字属于普通商贸用语,用作商标缺乏显著**,不具有商标的识别**,不宜注册”为由,依据《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八条的规定,驳回了“酿艺”商标的注册申请。泸州老窖公司以该商标系其独创,而非普通商贸用语,具有商标的显著**和识别**,且“酿艺”商标经过多年的实际使用和持续宣传,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显著**和识别**也得到大大增强为由,向商评委申请复审。商评委于2012年3月1日做出驳回复审决定,裁定驳回复审理由不成立,“酿艺”商标予以驳回。泸州老窖公司认为商评委对“酿艺”商标予以驳回的决定存在偏颇之处,遂委托律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一中院于2012年9月20日做出判决,认定“酿艺”商标并不属于对指定使用商品特点进行直接描述**的标志,应属于暗示**商标标志的范畴,而《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述的“缺乏显著**”的情形通常是指直接描述**的标志,从而撤销了商评委针对“酿艺”商标做出的驳回复审决定。商评委对此判决不服,向北京高院提起了上诉。北京高院经审理后于2013年1月25日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驳回商评委的上诉。至此,泸州老窖公司“酿艺”商标案从申请注册到北京高院终审判决历时近4年,终于以泸州老窖公司胜诉而尘埃落定。
律师点评:现行《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现实中,具有描述**的标志通常被列入“缺乏显著特征”的范畴,而具有描述**的标志往往分为“直接描述**”及“暗示**”两种类型。“直接描述**”的标志当然无法获得注册,但“暗示**”的标志能否作为商标注册?本案中北京高院的判决书中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商标的基本功能在于识别商品来源,即区分商品或者服务的提供者,对于‘暗示**’标志而言,公众不可能通过该标志立即想到商品和服务的特点,而是需要发挥想象和联想才能将商标与商品或服务的特点联系起来;同时,由于其并非相关公众在描述商品或服务特点时所常用的直接描述方式,具有较大的选择空间,故将其注册为商标不会影响相关公众对于商品或者服务特点的描述。”
针对涉案商标“酿艺”而言,其指定使用在33类“白酒”商品上,按照相关公众对于该标志的一般理解,该标志表达了“酿造过程的艺术化”、“酿造的艺术**”等含义,具有赞扬酿造技艺精湛的意思,上述含义的理解需要相关公众一定的想象和联想,并非相关公众在看到该词之后可以直接得到的含义,而且上述含义的表达也并非对“白酒”商品特点的直接描述。因此,“酿艺”应属“暗示**”标志而并非“直接描述**”标志。此外,有鉴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了“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在本案行政诉讼阶段,泸州老窖公司提交了大量的宣传使用证据用以证明“酿艺”商标经过实际使用和推广宣传,显著**和识别**得到明显增强的事实,最后北京高院也对此予以认可,认为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申请商标经过使用,显著**得到了明显增强”。综合以上因素,“酿艺”商标最终得以通过。
另外,“酿艺”案件从商标注册申请到驳回复审,再到一审诉讼,最终到二审诉讼,前后历经了近4年的时间,泸州老窖公司的坚持终于赢得了有利的结果。正所谓管中窥豹,该案的最终判决也告诉我们,在重要商标的确权问题上,程序上一定要尽可能做到权利用尽,实体问题的分析上一定要注意寻找突破口,只要言之成理,有法可依,司法最终一定会给到您一个公正的结果。
上述驳回复审及行政诉讼案件由超凡知识产权代理。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