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伪造、擅自制造的商标标识是否构成商标侵权


笔者之前就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责任问题进行了讨论,在适用商标法第52条第 ( 3)项时,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讨论:购买伪造、擅自制造的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是否构成侵权?在通常情况下,由于商标标识本身的作用所限,购买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目的无非有两种:一是向他人进行转售,二是自己使用。由于这些商标标识属伪造或擅自制造的,因此,在购买后向他人进行转售,毫无疑问属于商标法第52条第 ( 3)项所规定的 “ 销售” ;如果在购买后用在了自己的商品上,则毫无疑问属于商标法第52条第 ( 1)项规定的 “ 使用”行为。购买的行为已被后来的销售或使用所吸收,没有必要再单独讨论购买本身的问题。但是,如果购买者在购买这些非法的商标标识之后并未销售或使用,而只是存放在自己的仓库中,是否构成侵权?司法实践中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案件。

在北京某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与北京市通州区某化工厂侵犯商标权纠纷一案中,原告与被告同为生产防冻液的企业,原告一直在其产品上使用其 “ 天朝”文字及图形注册商标,被告于1 989年9月从为原告生产外包装桶的某公司购买了刻有原告商标的防冻液外包装桶4160个,至起诉时尚未使用,存放于库房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未经原告许可,购买了大量刻有原告注册商标的外包装桶,并准备装入自行生产的防冻液进行销售,其行为违反了法律的有关规定,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当时的商标法第38条第 ( 4)项的规定,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销毁侵权的外包装桶,赔礼道歉,赔偿原告为此诉讼花费的合理费用。被告不服,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高院认为,被告明知包装桶上刻有原告商标,还大量购买,说明其购买的目的是为了使用这种包装桶销售自己的产品,主观上有明显的过错,已为进一步侵犯原告商标权作好了准备,可以认定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商标权。二审法院虽然维持了一审判决,但认为一审适用法律不当,改用商标法第38条第 ( 1)项。

该案引起了一些争议。我们认为,由于本案原告虽然声称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将其自行生产的防冻液装入包装桶中进行销售,被告在相同产品上 “ 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行为尚未发生,而商标法上并不存在与刑法上的 “ 犯罪预备”相当的 “ 侵权预备”或 “ 侵权准备”这样的概念,故不应适用当时商标法第3 8条第(1)项的规定。但是,根据交易的背景和本案的实际情况,被告购买的目的就是要装入其自行生产的防冻液,如不发生本案纠纷,被告迟早会使用这些包装桶的,这实际上就是现行商标法第5 7条所说的“即将实施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属 “ 即发侵权” 。当然,对于现行商标法第57条所规定的即发侵权,原告虽可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但原告随后究竟该以何种理由起诉,法院应适用商标法第5 2条的哪一款规定,还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倾向于适用第 ( 5)项的规定,因为该项规定中的 “ 其他损害”在解释上有更多的余地。
在此,笔者提醒大家,购买商标前一定要对商标注册原件进行真实**的核实,具体可到中国商标网或中国商标局进行查询,以判断该商标是否属于伪造或擅自制造的商标标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