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綵花的商标侵权纠纷


厦门綵(ci,同彩)花又称绢花,是用彩色丝绸制作的人工仿真花。

我国在汉朝就有效丝织品仿制真花的武艺。明、清两朝,北京绢花制作的武艺代表了其时绢花制作的最高程度,绢花因此又被称为京花,并从北京传到各地。

綵花传入厦门之前,厦门传统的人工花称为春仔花,又称春花、饭春花,系用铁丝、红丝线等质料扎制而成,重要用于妇女作为头饰以及祭奠时装点供品。清末,厦门翠云园开始制作綵花。綵花有别于厦门传统的春仔花,具有真花雷同的抚玩、部署、装饰等多种功效,且办理简朴、四季不败,深受市民喜好。据清末《鹭江报》纪录,翠云园园主姓胡,名相皋,字春庭。翠云园制作綵花,必选择真花为标本,仔细观摩,一枝一叶一瓣一芯,无不尽力仿照,务求酷肖,所制綵花,有以假乱真之魅力。

清代晚期的厦门岛,街墟市中在岛西南部的福山社、怀德社、附寨社以及和凤前后社等4个社里,固然面积狭窄,但驻有闽海关、兴泉永道、泉州府海防同知、巡检司等官厅以及福建海军提督所辖中、左、右、前、后五营海军,台湾、同安、金门、南澳等地在厦门均设有第宅,厦门城外已经形成公司集合、商店林立的千家市井,港湾里则是风樯绕岸,艨艟云集。雅致宝贵的翠云园綵花成为厦门政界、商界奉送礼物的首选之一,产物供不该求。

我国的盗窟产物看来是古已有之。翠云园綵花盛行没多时,厦门市面市情上就冒出了很多冒牌“翠云园綵花”,这些盗窟綵花不光仿照正宗翠云园綵花的样式,连字号都假冒翠云园。假冒的产物免除了产物计划、首创的本钱,粗制滥造,靠低廉的代价促销,导致真正的翠云园綵花无人问津,生存日拙。

其时的社会没有工商局之说。翠云园主人将此事告到主管厦门政务的泉州府海防厅。时任海防同知钮承藩为其颁发一份通告,大概意思是:众制花工人等知悉,“嗣后尔等制花铺须各善于处,毋得鱼目混珠,假冒翠云园字号及仿照样子容貌形状。一被控告到案,定即从重惩治,绝不宽贷”云云。
翠云园主人把通告誊录了多份,到处张贴,公然震慑了一些盗窟花铺。翠云园主人看到此举结果不错,又找到福建省主管财务、民政事件的布政使衙门,申说说省垣也有盗窟花铺假冒翠云园字号。时任福建布政使周莲曾在厦门担当兴泉永道道台,对翠云园的环境有所知晓,也允许为翠云园颁发一份掩护通告。

英国牧师山雅各主理的《鹭江报》采访到这一消息,大概是意识到此事对付维护厦门贸易竞争的正常秩序具有重要意义,立即在清光绪三十四年四月二十五日(1904年6月8日)出书的《鹭江报》上赐与报道。

小小一个制作綵花的作坊,为什么能说动厦门海防同知及福建省布政使为其颁发通告呢?据《鹭江报》载:翠云园设在户部小衙门。所谓户部小衙门,便是清朝廷办理财务的户部设在厦门的闽海关。一个制作綵花的作坊竟然设在户部统领的厦门海关官厅,作坊主与朝中官员的干系可见一斑,以是钮承藩、周莲这些父母官员不敢不给体面,偶然中促成了厦家世一起字号即商标保护案。

 


发表评论